芸芸众生里

友情会破碎,爱情会支离

唯独与父母的亲情经得起考验

其实对曲江二期充满着疑虑

但和父母眼中星光相比

这一切都不算什么

采访人:老任

地点:微信线上

都说陕北话听来有些土得掉渣,可当任先生在中海曲江大城的洋房样板间里操着一口陕北话与置业顾问讨论户型、装修时,快言快语、不拐弯抹角的陕北话此时听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老任是一位多金的陕北人,与印象里的陕北土豪并不一样,老任自中专毕业后就一直在广东闯荡,模具厂的学徒是他的第一份工作,经过近十年的打拼与磨练,淳朴豪爽的陕北老任在碧桂园总部所在地佛山顺德闯出了一片天地。


北京奥运会那年,老任已迈入管理阶层,负责区域分厂的生产、销售,不用去下地实操,每个月装进口袋里的钞票也变厚了不少,以老任当时的收入情况,在顺德买套房,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完全足够了,但年关发生的一件事让老任萌生了单干的想法。


老任负责的分厂当年业绩名列公司前茅,按公司惯例,升职、发奖金是接下来年会上必然的流程,可几次会议下来,公司BOSS俨然更看重跟自己有亲戚关系的分厂负责人,老任心里自然是不平衡,凭什么我业绩最好,获利最多的却是他人,年会上看着BOSS跟自家亲戚站在一起亲密的合影,很少喝酒的老任闷掉了杯中的白酒。

“单干吧!”春节收假后,老任提交了辞呈,告别了这家财务、法务、行政都是BOSS亲戚的公司,带着自己的团队,在顺德偏僻的郊区租了间300㎡左右车间,熟悉的业务,熟悉的流程,在老任的带领下,自己的工厂很快走上了正轨,成立的第二年便开始盈利。


而后的几年里,老任在当地娶了媳妇,有了孩子,自己的事业红红火火,可父母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经常住院无人照料,老任动了帮父母改善居住环境的念头。


“陕北肯定是不会回去了,西安这边医院多,环境也比陕北好些”,老任不是没有想过将父母接到那空气更好,医疗配套更完善的珠三角地区,父母曾在老任那住过一段时间,可潮湿、闷热的气候提早结束了老两口在南方的生活,“父母都有类风湿,潮湿的环境父母待着也受罪”,老任有不少同乡都在西安曲江买了房子,在发小的热荐下,老任也想把父母接到曲江去生活。


发小是中海国际社区的老业主了,听闻中海在曲江还有新盘时,第一时间告诉了老任,老任心想,“倘若能在年前给父母找到舒适的居住环境,也算是作为儿子给父母最好的新年礼物了”。没几天就要过年了,工厂也没什么订单,老任便抽身赶往了西安。

老任到西安那天刚好赶上曲江大城售楼部开放,下了飞机就一头扎进售楼部里,当天下着大雪,老任没想到售楼部里竟有那么多客户,在发小的提点下才明白,客户里面有一部分是中海的老业主,去售楼部、样板间里转一转就能领张灯会的票。


老任对这些倒不以为意,毕竟看房才是主要目的。在与置业顾问的接洽中,老任对曲江大城带装修的平层洋房更感兴趣,在确定基本意向后,老任折返陕北,将老人家接到西安来看房,父母没住过大房子,进了样板间后喜形于色,言寡调低的父亲更是一反常态,开心地坐到了样板间的沙发上。


父母的“异常”,老任都看在眼里,把置业顾问搂道一旁说道:“就定这里了,你能帮忙选到不临路的单元吗?”置业顾问摇了摇头,都是开盘当天集中选房,意向好的话,建议提前准备购房资料,在了解到老任不是西安户口且不具备两年社保的条件下,置业顾问还详细的告知了落户办理方法。


老任庆幸的是,自己刚好挨着学历落户的年龄限制,赶忙去办理了落户手续,说道落户,老任对现在开放的政策也是赞不绝口,“几年前落户西安是一件难上天的事,没想到西安如今有这样的气度”,手续办理、提交完毕后,趁着几天空档期老任在曲江好好的转了几圈,从大雁塔到南湖,从CCBD到QCIC,曲江二期给老任的感觉就是区域建设、居住体验、景观资源明显不如一期,曲江大城这边所谓的雁翔路板块还得需要几年的发展时间。

在对居住舒适度、区域发展存疑的情况下,老任还是在开盘时为父母选了心仪的户型和楼层,看着父母高兴的样子,老任心里释怀了不少。

注: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涉及当事人真实信息部分均为杜撰。

S姐の碎碎念

曲江一期趋于饱和的事实摆在眼前,随着C&Q概念提出+品牌房企汇聚,曲江二期一跃成为热点置业板块,那二期未来的发展究竟怎么样?S姐将以此作专题剖析,敬请期待!

S姐以说会友,打开你的耳朵